智者不惑,勇者不惧,适者有寿,仁者无敌

西游记其实是这样的(42-47)

经典珍藏 2457浏览 0评论

四十二、琵琶精I

中午,将近一点的样子,食堂里没什么人了。那些食堂的师傅和卖饭的小弟小妹们,也开始吃饭了。
猪八戒坐在一张桌子前发愣,呆呆地看着坐他对面的沙僧在一口一口细嚼慢咽地吃饭。
沙僧吃饭非常慢,用饭量除以时间得到的吃饭速率,能比猪八戒小一个数量级。
孙悟空开始还说过他,沙僧只是满不在乎地说:细嚼慢咽对胃好。
孙悟空说:像你这么细嚼慢咽的,饭菜都凉了,能对胃好?
沙僧说:我多嚼一会,就能加热到体温了。。。。。。
所以很多时候,大家都不等沙僧,吃完就自己先走了。

但是,这阵子猪八戒都在等沙僧,因为唐僧跟孙悟空的关系又开始剑拔弩张了。如果就他们俩在办公室呆着还好,会处于一种非常微妙的不稳定平衡之中。但是,有外人在的时候,总会引入一些不相关的琐事,触发他们俩的脾气。所以猪八戒一定要等沙僧,虽然沙僧不顶啥事,但是在心理上会觉得压力小些。

沙僧终于吃完饭了,开始喝冰凉的免费汤。沙僧叫了句:师兄。。。。。。
猪八戒回过神来,只见沙僧瞪着眼睛鼓着腮帮不说话,猪八戒知道他在“加热”免费汤,于是不紧不慢地揉揉眼睛,伸个懒腰,打个呵欠。
过了一会,沙僧又说:那个。。。。。。
猪八戒一回头,沙僧又鼓起腮帮子了。
猪八戒抹一把脸,叹口气,说:你还是喝完再说吧。。。。。。

回办公室的路上,沙僧对猪八戒说:听说“琵琶精”结婚了。
猪八戒一听,脸都白了,一把拉着沙僧说:你听谁说的“琵琶精”?
沙僧说:今天上午听红孩儿说的,全实验室的人都知道了吧。红孩儿是听木吒说,木吒是听金池说,金池是听功曹说,功曹是听孙悟空说的。。。。。。
猪八戒摇摇头:又是那个猴子!他不八卦能死啊!!
然后猪八戒对沙僧说:我今天下午不去实验室了,如果发生什么事情,你直接找观音院士,不然就找小白龙。

这事情说来话长。
孙悟空自从遇见青牛以后,一直很郁闷,觉得自己相当的loser,觉得自己一辈子没希望了。
那天晚上,跟猪八戒喝酒的时候还说:你看哈,做科研钱少咱不说啥,咱是为了兴趣,是为了理想;可是,回头一看,我靠,还tm的这么多牛人,个顶个地比你聪明,比你牛掰。你说你一篇sci,他就给你说两篇nature。就连个心理过渡都没有,噌的一下高你几个数量级。跟那“亦步亦趋”的典故一样,看见牛人跑,咱也跟着跑,他跑快些,咱也咬牙跟快些。咱还得意呢,虽然有点吃力,好歹也还是跟上了。没想人家只是在热身,一跑起来,刺溜一下,冒一股青烟就跑的没影了,咱就只能傻愣愣地说句“忒快了”,再来个“羡慕嫉妒恨”。。。。。。
然后那天孙悟空就喝多了,回到实验室就钻进机房,关灯锁门,抱着一个机箱,在那嚎啕大哭。
再然后,孙悟空就变得很刻薄了,总是一看见别人的郁闷事,就死命地揶揄取笑。
同样不幸的唐僧,自从上次联谊会之后,也一直很郁闷,也觉得自己相当的loser,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没希望了。然后,更不幸的是,这件事情还被孙悟空知道。。。。。。

其实在普陀所,loser是一个心理基态。处在这个态上的大多数总是期望来一束阳光,自己就灿烂了,就跃迁到激发态了,最低到个LUMO轨道,最好跳到真空能级。熬来熬去,终于毕业了,觉得自己好像的确被激发了。可是,等看清现实才发现,自己只是到了HOMO边上的一个杂质能级,处在gap里高不成低不就。。。。。。
其实,杯具的不是loser,而是losers,一群互掐的强关联losers。。。。。。

在这个杯具的背景下,loser唐僧迎来了一束光。他的大学室友昴日星君说要给他介绍一个女朋友,是昴日星君单位的同事。唐僧加了qq一看,昵称还很妖娆,叫“琵琶精”。
开头聊的很正常,不过问候寒暄而已。但是没聊几句,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琵琶精”问:你学什么的?
唐僧脑海里一下闪出联谊会的那个晚上,犹豫了一会,打了两个字:物理!
“琵琶精”又问:具体做什么呢?
唐僧只觉得心里嗖地刮过一阵冷风,无数的场景,无数言语,无数的悔恨开始在脑海里展开。。。。。。
他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喃喃念叨着:不能罗嗦,不能罗嗦,一定得cool,冷静冷静。。。。。。
但是想来想去,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犹豫了多久,只觉得双手冰凉。
“琵琶精”说:???还在吗???
唐僧说:你等等。。。。。。
然后开始打开网页浏览器,输入普陀所地址。。。。。。
一分钟后,“琵琶精”mm看见自己的qq对话框里出现了一个很长的网址,然后出现了一句话:这是我们组的网页,你自己看吧。

四十三、琵琶精II
唐僧好些晚上都不看电影了,只是趴在桌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qq里“琵琶精”的灰色头像看。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然后不知道多少天过去了,“琵琶精”一直都是灰色的。
唐僧听从猪八戒的建议,主动发了几个信息过去,也没收到回音。

这件事情,唐僧只跟猪八戒说过,但是后来还是被孙悟空知道了。沙僧倒是一直没发现,只是一次问唐僧:你最近怎么不看电影了?
孙悟空很夸张地撇着嘴在一旁冷笑。沙僧望了孙悟空一眼,又问孙悟空:你怎么了?
孙悟空指指自己的脸,在讨论问题用的写字板上写了个单词:smilence。
沙僧想了想,说:是“抽筋”的意思吗?
猪八戒冲孙悟空皱了皱眉头,说:是“肝儿疼”。
沙僧一把捂着自己的肚子说,恐惧地说:不是胆结石吧。。。。。。

等了半个多月,唐僧绝望了,想:又是没有然后了。
然后!
突然间,只听见qq里传来敲门声,唐僧定神一看,只见“琵琶精”的头像闪了一下,又变成了灰色。
唐僧揉了揉眼睛,仔细看看,头像的确是灰色的。难道刚才是幻觉?
他用颤抖的手,打了个:“在么?”发了过去。
等了好一会,“琵琶精”的头像变成彩色的了,还开始闪动。
唐僧热泪盈眶,赶忙拿鼠标去点。对话框跳出来了。
“琵琶精”说:好啊?
唐僧说:好久没看你上线了?最近很忙?
“琵琶精”说:还好吧。。。。。。
然后,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琵琶精”说:“你最近怎么样?”还发了一个很可爱的笑脸。

客观地说,接下来的事情不太能怪唐僧。等待这么长时间,突然来个强脉冲,是很容易短路的。当然也不能怪“琵琶精”,不是昴日星君这阵子劝她,她也是很没心思再跟唐僧聊的。
唐僧真的一辈子可能就一次这样说话,他后来也没想明白当时自己是一种怎样的心理状态。
他说:偶一直在等你上线,囧囧囧。。。。。。偶真是等的好好辛苦哦。。。。。。连偶自己都对自己的毅力很orz。。。。。。看到你上线,偶粉开心粉开心~\(≧▽≦)/~

后来,唐僧再趴在桌子上等“琵琶精”上线时候,就发现好友列表里找不到“琵琶精”了。
“琵琶精”跟昴日星君评论这件事情的时候只用了两个字“发指”。
唐僧对猪八戒说:这次是真没有然后了。。。。。。
然后!
唐僧接到了昴日星君的一个电话说他马上要结婚了,新娘就是“琵琶精”。以前,他一直觉得这个丫头挺不靠谱的。这次因为说给她介绍男朋友,聊得比较深了,觉得她还是非常细腻非常温柔非常女人味的,简直就跟自己心目中的公主一模一样。自己当时怎么这么有眼无珠猪油糊了心简直骑驴找驴。然后,感谢上苍垂顾他,在关键时刻让他睁大了眼睛看清了自己的缘分不会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琵琶精”那边也是一样,激动的又哭又笑的,掏着心窝子反省,差点就要抖露自己感情史了。
昴日星君一把牵过“琵琶精”的手,说:做我女朋友吧。
“琵琶精”一抹眼泪,说:做啥女朋友,咱领证吧!
最后,昴日星君说:“下周日我们办婚礼,你能来最好,不来我们也理解。”然后没说地址就挂了。

唐僧跟猪八戒说完这些,又开始含情脉脉地看机器,看的猪八戒心里发毛。孙悟空则又在一旁smilence。。。。。。
四十四、都是浮云
昴日星君的电话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突破了唐僧心理的弹性形变范围。他一看见别人在说话就会觉得别人商量着要耍他,甚至害他。
他对孙悟空总是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排斥感,觉得似乎这一切都是孙悟空的错,觉得似乎是孙悟空故意安排好让他出丑的。
他觉得沙僧也好不到哪里去,沙僧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一定也是装的,一定也是想着法子的要耍自己,嘲笑自己。
屋里唯一能够稍微信任的就是猪八戒。
于是他没日没夜地找着猪八戒诉说:我知道,孙悟空一定很嫉妒我,总在背地里琢磨着暗算我,他一定认识昴日星君,对了,还有联谊会里的那个主持人。他就是想害我。你看他整天嬉皮笑脸的,他就是在得意,因为他得逞了。他一定想害我。。。。。。还有那个沙僧,装的老实巴交的,一定跟孙悟空是一伙的。你看那个孙悟空总跟他有说有笑的。我想起来了,沙僧不是认识那个联谊会报名的吗,那个叫谁?对,对,老如,如意仙,那他一定还认识联谊会里的那个主持人,他肯定还认识昴日星君,他一定也想害我,因为他嫉妒我。。。。。。
猪八戒听得心里凉飕飕的,说:不至于,昴日星君不是你大学同学吗,他们俩怎么可能认识?
唐僧一听,满脸警觉,死死地瞪着猪八戒:你怎么知道他是我大学同学,你认识昴日星君?
猪八戒吓得心里一哆嗦,说:我怎么认识,你跟我说的啊。
唐僧将信将疑:真的,你没骗我?你发誓。。。。。。
后来,猪八戒听他说的时候,也不敢搭话了,就只是一个劲地点头。问题是,唐僧总是这么颠来倒去地说,不分昼夜。甚至一回,半夜两点,唐僧还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些没头没脑的话,吓得他一宿没睡好。

孙悟空没意识到这些,成天还是那么刻薄。他心理上多多少少也有点不正常,每天都神经质地去查青牛的文章,看引用次数。每次看见别人的引用次数增加了,心里就咯噔一下。他也成天看着自己的文章,但不论怎么看,引用次数都一直是0。猪八戒有时候看见了,就说:别总那么在意那些东西,把现有的东西好好整理下,再出好文章不就行了吗?
孙悟空说:我在意?哈哈,笑话!我才不在意呢。都是浮云,都是浮云。。。。。。对了,你文章被引用多少次了?
猪八戒说:好像加起来有十几次吧。
孙悟空红着脸瞪着眼说:多少?你说多少?!
猪八戒一愣,赶忙解释:不是我第一作者的,而且很多也是自引的。
孙悟空还是瞪着眼说:那你第一作者的是多少?
猪八戒说:我没第一作者的文章,我硕士肄业呢,而且那些第n作者的也不是我做的,就是我打打下手,人家给我挂上的。
孙悟空才缓了下来,说:唉,都是浮云,都是浮云。。。。。。

猪八戒后来都不敢在实验室说话了,不小心就会激起那两位的怒火。而且如果那两个互相接上火,实验室里更是鸡飞狗跳的。
听到沙僧说,孙悟空把“琵琶精”的事情宣扬得整个实验室都知道了,他估摸情况不妙,就把沙僧先支回实验室,自己跑外头避避风头。

猪八戒甩着胳膊在外头转了好久。还过了好几条马路去买了些水果。
以前普陀所门口是有水果摊的,开了好些年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天城管突然过来把摊子给清了。幸好那是一个下午,鸡蛋灌饼已经收摊了,没被波及,不然早餐除了去食堂,就只能吃凉面了。
现在离普陀所最近的水果摊在两条马路之外的人行天桥底下。卖水果的小贩们把载着水果的三轮车停在道路两旁,一边叫卖,一边望着天桥上卖袜子的手机贴膜的。天桥上视野好,能很早就发现城管。小贩们只要一看见卖袜子的紧急收摊,十秒之内就全都消失在周边的几个小巷子里。

猪八戒走到一个摊子前,挑了五个苹果,说:就这么多吧。
只见那个小贩从裤兜里掏出个弹簧秤来。猪八戒说:用这个称?
小贩说:“上次跑慢了,秤给缴了。”然后把装苹果塑料兜挂在弹簧秤的钩子上称了下,说:“四斤!”
猪八戒瞪着眼睛说:这么小的苹果八两一个?
小贩笑着说:八两秤,八两秤。。。。。。
猪八戒叹了口气,把钱付了。号称足秤的,撑死了也就八两秤。这明着喊八两秤的,也就半斤多些。。。。。。

猪八戒转悠着,把苹果吃完了,才往实验室走。
四十五、真假“悟空孙”I
猪八戒小心翼翼地往实验室走去。走到公共休息室的时候,看见唐僧红着眼圈在里头坐着,小白龙在一旁跟他说着什么。
仔细一听,小白龙说:我有一个朋友是做心理咨询的,我过一会把他的联系方式email给你。。。。。。
唐僧说:我又没毛病,去找心理咨询干嘛?
小白龙说:不是去心理咨询就是心理有毛病,而是说去让专家给你缓解缓解压力,理理思路。。。。。。而且,我这个朋友的咨询公司刚开业,新客户可以免费体验一次。他挺有经验的,之前在一个知名的咨询公司工作了好几年,级别很高。。。。。。
唐僧说:真的吗?
小白龙说:真的啊,他说要自己出来单干的时候,原来那个公司可舍不得了,费尽心思想把他留下。。。。。。
唐僧说:我是说“免费”。。。。。。。
小白龙说:这个。。。。。。第一次是免费。。。。。。

来到实验室,没看见孙悟空,只有沙僧在那扫图。沙僧看见猪八戒,连忙说:大师兄又被唐老师赶走了,刚才闹的。。。。。。
猪八戒摆摆手,说:知道了,走了也挺好的。。。。。。图扫的怎样了?
沙僧说:针尖状态挺不错的,样品看着也挺好。
猪八戒把沙僧扫的图调出来看了看,说:难得有这么好啊,晚上灌液氦吧,抓紧时间做个低温,再做个变温,把数据补齐了,争取早点把手头的那篇文章给投了。。。。。。

孙悟空走后,实验室的气氛缓和了不少。唐僧经过几次心理疏导,也慢慢的就正常了。
最让大家高兴的,还是第一篇文章大概有了眉目。其实,孙悟空走之前,他们几个就把结果粗略地整理了出来,还跟观音院士面对面地讨论过几次。大的框架都理好了,只等把数据补足。
于是,猪八戒跟沙僧天天吭哧吭哧地赶实验,唐僧则忙着写文章。
话说,唐僧虽然闯劲不足,但是毕竟是如来组里出来的,各项基本功很扎实,写起文章来井井有条,句子简洁明了,衔接流畅。
猪八戒和沙僧就差一些。
猪八戒写的稿子很朴素,满篇都是“we use sth. to do sth.”,连个连接词都没有。
沙僧则大概是因为考过GRE或者研究过考研作文,写的全是长难句。一句话有一百多个单词,一篇文章写下来,句号都不超过十个。总是一会“which”过去,一会“that”过来,隔几个单词就是一个“of”,还特别喜欢用一些很冷僻的词汇。读他写的稿子,都得先仔仔细细地分析句子结构,才可能明白在讲什么。
孙悟空的英语写作不知道怎么样,他在走之前还没怎么写过东西。不过他的口语是相当雷人的。
观音院士组里开大组会,做报告的人都要求用英语讲。一次轮到孙悟空,他一开口,底下就轰的一声全都震惊了。
观音院士点评的时候说:你普通话讲的挺好的,怎么英语口音这么重呢?你要是不说英语,我都还不知道你是“东傲来”人。
其实孙悟空英语里带的地理信息非常是详细的,观音院士不是他老乡,所以只能分辨出“东傲来”。
当年孙悟空刚到他们市里读高中的时候,在英语课上一朗读,他英语老师就说:你是花果山县,水帘洞村,村东口大石头旁边老孙家的孩子吧。
老孙家是水帘洞村的外来户,一百来年前,逃荒来的。凭着一手木匠手艺在当地安家落户。几代后,口音逐渐跟当地融合了,只是有几个词的发音融合不当,发生了变异,形成了他们家特有的口音。比如说,他们说“这个”,是说“则~~~~~个”,很重地把“则”字念出来,然后拉长音,千回百转地把汉语拼音里的四个声调过一遍,然后再轻轻地把“个”字念出来。孙悟空说英语的时候,念“this”也就很自然地念成“thi~~~~~s”。

唐僧满脸憔悴,双手支着脑袋,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脑屏幕看着,桌子上散落着一堆打印出来的稿子,上面全是彩笔画的圈圈杠杠。
写文章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不论你写过多少,写作水平怎么样。哪怕是观音院士,动手改那些已经成型的文章,也得专门找好时间,手机关机,座机拔线,然后带着两份盒饭,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闷头写上一天。
唐僧也是很久没看电影了,成天出了吃饭睡觉,就是对着稿子发呆。不过,他现在好像对电影也不是那么上瘾了,以前做学生的时候,写文章的那些日子也是看电影的。而且因为写得很郁闷,越写到后期,看电影的频率越高。。。。。。。

这时,电脑屏幕的右下角突然闪动了一下,显示收到一封新邮件,唐僧被惊得打了一个激灵。点开一看,是观音院士发来的,附着一篇文章。
唐僧一边漫不经心地打开文章看着,一边伸着懒腰打着呵欠。呵欠刚打了一半,气还没吸足,就被那篇文章给吓没了,搞的唐僧五脏六腑一阵难受。
观音院士兼任所里一个刊物的编辑,这篇文章就是投在她的手里。文章里头的内容跟唐僧在写的文章高度相似,图都几乎一样。
唐僧赶忙翻到文章开头看作者,只看见一个名字“Kong W. Sun”。
再看单位,没有单位,只有一个地址,说是某市某区某街道某号。

四十六、真假“悟空孙”II
孙悟空最大的一个毛病就是无组织无纪律,做什么事情都不按章法来办。
中学的时候迟到早退,不做作业是很经常的事情。但是他成绩好,老师们也不说他。他班主任还在班上说:你们成绩要是有孙悟空那么好,也可以不做作业。
上大学的时候,自然更没人管了,做什么事情都看心情。最脑残的时候,甚至白天在寝室呼呼大睡,半夜起来抱着书坐路灯底下看。
上研后好些了,但是菩提老祖还是对他很有意见。他每次开组会都得迟到十分钟。开始,一般是八点半开组会,他一定是八点四十到。后来组会时间调到了九点,结果他就九点十分到了。
当然,硕士毕业后,折腾了一阵子,加上年纪也不小了,孙悟空慢慢的也就“跟集体接轨”了。但是,他骨子里仍旧还是那么回事。
这次,他跟唐僧闹掰了,也跟上回一样,回寝室把东西收拾收拾就走了,跟谁也没说。也没考虑自己这个事情是算请假,算休学,还是算退学?学籍户口档案怎么办?寝室要不要退(还有几百块钱住房押金呢)?
他只是想:让哥走,那哥走就是了。。。。。。

背着包拉着箱子,孙悟空晃晃悠悠的就出了普陀所。站在大街上,他开始发愁了:接下来去哪呢?
花果山民办学院是不能回了,每次一出问题就往那跑,别人不说啥,自己面子也挂不住。其他地方?也没什么其他地方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凄凉,以天地之大,竟然没有自己的容身的地方。
摸摸口袋,就几十块钱零钱,卡里也就两千来块的存款。其实他的工资不低。且不说前一阵子,普陀所涨了工资,就是额外加给他的年终奖也是不少的。但是他花钱大手大脚的,从来就不存钱。幸亏不是月底,不然接下来几天吃饭都是问题。。。。。。

孙悟空抱着脑袋,坐在路边想了很久,也没想出什么头绪,只是模模糊糊觉得,应该先找个地方住着。于是进了网吧,到bbs上找房子。
一开始,他还想着找个单人公寓,结果一看,他那点钱也就够半个月房租的,更不要说人家都是至少押一付三。
他想:这也太黑了吧,我们花果山那,800块钱都可以租下三室一厅了。
于是,愤愤地在租房版上骂了一通万恶的房地产。觉得不解气,又贴到了特快、军版和史版。等了半天,没什么人回。再更新一下,发现帖子被删了,号也封了,说是一贴多发。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二话不说,上马甲,找版主理论。结果,说是人身攻击,又给封了。
他就仨号,想了想,算了吧,找房子要紧,还得留一个发帖呢。
继续在租房版翻了半天,发现住得起的就只有地下室了。
话说他从来没有住过地下室,只是经常听说什么名人艰难的时候住过地下室,然后在那种恶劣的情况下坚持梦想,然后成就了什么云云。于是在他脑海里,地下室还是一个比较有浪漫色彩的地方。于是找了一个“单间含网络,月租450,无押金”的地下室。
找到了地方,发现小区环境不错,干干净净,楼都挺新的,四周停的车也还上档次。
电话联系了房东,然后跟着房东走到一座楼房跟前,没从正门进去,绕到了冲小区围墙的一面,猫腰从一个小门进去,往下走了两层,在横七竖八的过道里不知拐了几个弯。到了,拉开门一看,里头就一张单人床,别的啥也没有。其实,就是有什么别的啥,也放不下。那张单人床,两边贴墙,剩下的两边,跟墙的距离也就就差不多一只鞋的长度。
孙悟空再回头看看那些曲里拐弯狭小昏暗的过道,想:这床也不知道怎么搬进来的。
房东说:你觉得怎样?
孙悟空挠挠头说:这个。。。。。。网络呢?
房东指着墙上耷拉下来的一根网线说:这就是,卫生间和浴室在上一层,公用的;洗澡计时收费,一分钟四毛,到我这办卡。
孙悟空说:行吧。签了合同,交了钱,办了洗澡卡,就住下了。
房东临走的时候说:你开门的时候要小心,过道这么窄,开门太猛容易伤着人。。。。。。

孙悟空关了门,把包扔在了床上,把箱子塞在床和墙之间的缝隙里,还好箱子不大,也没装满。他想:也幸亏是我住这,要是换猪八戒,连打滚都没地方;不过好处是,缝隙这么小,他也滚不下床去;也不对,侧身估计能翻下去;说不定,侧身下去了,就卡在里头出不来了,得活活饿死;不过,饿几天,瘦了也能出来吧;但是,那时候估计也饿的没力气了,爬不起来还是得饿死。。。。。。
胡思乱想了半天,出门到街边的小摊上吃了碗面当晚饭。卫生状况很恶劣,且不说地沟油的可能,那碗里头是先套了个塑料袋,再盛的面。孙悟空很怀疑他们的碗是不是洗过。而且周围的灰尘也很多,一刮风就漫天飞舞。但是考虑一下自己的经济状况,他就硬着头皮吃完了。他又想:其实本科的时候,自己还是经常在学校周围这么吃的,这个年纪一大,担心的事情就多了;以前都没有想过塑料袋跟洗碗的问题。。。。。。

回房间的时候,差点在迷宫般的过道里迷了路。然后,发现地下室里住的不少是老人。也有一些年轻人,比如住他斜对面的一对小情侣,后来知道,是附近一所大学的本科生。估计也不敢向家里多要生活费,就将就着在地下室里窝着了。他回去的时候,看见那个小女生蹲在过道里炒菜,电磁炉摆在地上,插座在屋里头。小男生则在一旁递着东西。俨然一副过日子的样子。
看见他过来,小女生连忙说:不好意思。端起锅,闪在屋里让他先过。

孙悟空坐在屋里,继续想:其实自己做饭还是很实惠的,要不也买个电磁炉吧;不过自己没怎么做过饭,虽然以前猪八戒和沙僧跟自己说拼伙来着。。。。。。那个小女生挺漂亮的,估计是文科学校的或者所谓综合性大学的;唐僧这种理工科男生就没见过什么女生;唉,唐僧,怎么又想到唐僧呢?。。。。。。唐僧估计开始写那篇文章了吧,我这么一走,估计也不挂我的名字了;那么我计算那块,他们加不加呢?如果不加不就废了吗?。。。。。。
于是,他打开电脑,连上网络,登录到所里的机器上看自己的数据。。。。。。
四十七、真假“悟空孙”III
在地下室住了不知道多久,大概一个月了吧。天天窝在这个见不着阳光的地方,根本对时间就没有概念了。
孙悟空披着被子,靠墙坐在床上,歪着头张着嘴,眼睛一眨不眨,呆呆瞪着。
对面的墙上,一只蚂蚁悠闲地随机行走了十几分钟,慢慢地爬出了他的视野。没一会,又爬了回来,匆匆忙忙地爬过一条直线。然后,一群蚂蚁排着队就出来了。
孙悟空顺着蚂蚁队伍的行进方向看去,发现它们的目的地原来是他扔在地上的一块方便面。
也不记得自己吃了多久的方便面了。只记得开始是泡着吃的,还加点火腿肠或者榨菜什么的。后来就没有配菜了,再后来就泡都懒得泡了,直接啃干面饼。
地也很久没拖了。他挺脑残的,那点空地,一张擦巾纸就能擦干净,他却专门去买了把拖把。结果,拖过一次,就再也没碰过了。他再瞅瞅拖把,发现拖把上袅袅婷婷地长了一朵蘑菇。。。。。。

突然,有人敲门。孙悟空一惊,晃晃脑袋,的确有人敲门。
他也没问是谁,用脚拨开插销,然后一踢。门呼的就开了,然后“咣”的一声,似乎撞了什么东西,又弹了回来。孙悟空刚想再踢一脚,门自己开了。
只见沙僧捂着额头站在门口,说:大师兄,观音老师让你去她办公室,现在就去。
孙悟空一下跳了起来,揉揉眼睛,自言自语:我不是做梦吧。
沙僧一听,兴奋地说:看图腾,看图腾。
孙悟空说:啥图腾。
沙僧说:那个《盗梦空间》里判断是不是做梦,不就是拿个图腾看看吗,比如说拿个陀螺转一下。。。。。。
孙悟空说:“那纯粹是扯淡,掐一下不就知道了吗。”说着就在沙僧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下,疼的沙僧张着嘴龇着牙,连蹦带跳地吸冷气。
过了好一会,沙僧才缓过来,满眼泪花,委屈地说:掐我有什么用?。。。。。。

到了观音的办公室,发现里头人不少。有如来院长,阎王校长,还有《地府学报》的编辑谛听教授。
观音瞅见了他,就说:进来吧。
孙悟空一进门,发现桌上放着自己的文章,眼睛一亮,指着文章,笑嘻嘻地说:这文章。。。。。。
阎王看了看他,说:这篇文章一稿多投,情节非常恶劣。
孙悟空一愣,他的确是一次性投了很多杂志,最近几天还一口气投了好几家学报,但是他一直没意识到这是个严重的问题。
谛听瞪着孙悟空说:这是严重的学术道德问题。。。。。。
孙悟空一着急,扯谎说:跟我没关系,不是我写的。
谛听似笑非笑地说:我说了是你写的了吗?
孙悟空满头大汗,指着署名道:你看,还有“W.”呢,中国人哪有middle name。。。。。。

如来院长一直没说话,只是微笑地喝着茶,这时候看了观音一眼。
观音会意,对阎王和谛听说:走,到我们实验室里看看。。。。。。
观音他们走了后,如来对孙悟空说:讲讲你这篇文章吧。
孙悟空说:我说了,不是我写的。
如来微笑地喝了一口茶,说:那沙僧是怎么找到你的呢?。。。。。。

其实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孙悟空的确是费劲心机的。他特别特别想投个好杂志。于是,题目上直接就写个“revolutionaly breakthrough:”。然后introduction里大写特写,说这项工作如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如何惊天地泣鬼神,满篇的amazing, astonishing, fantastic。写完后觉得不过瘾,又在那些天地鬼神的文字后头打一个方括号,把自己那篇sci给引上了。不过他又一想,就是这么推荐,估计那篇文章引用率也不高。如果现在这篇文章真引起轰动了,别人一查这篇sci,又问筋斗云加周期边条件的问题,岂不是有损于自己的光辉形象?但是,不引又不甘心。想了想,干脆这次改个名字吧。于是,写名字的时候,就不伦不类地写了个“Kong W. Sun”。。。。。。

如来笑呵呵地指着文章说:穿着马甲,搞个标题党,然后慷慨激扬地说些无凭无据的话,再夹带点私货。你以为在军版打口水战呢?
孙悟空一愣,轻轻地问:您也灌军版?
如来脸色一下凝重了起来,说:自从上次被连着封了两个十四天,也就不怎么上了。
孙悟空仔细地回忆了一下,笑着说:谁叫你骂版主“军盲”来着。
如来把茶杯一放,说:我骂错了吗,他丫。。。。。。
如来刚说了一句,停住了,端起茶杯喝一口茶,又微笑起来,把话岔开:文章不能这么写。。。。。。

如来说:你的结果中有挺不错的地方,但是你大量的精力都放在对实验数据的工作上了。你用了那么多参数去拟合,就算对上了,也不能说明问题。你那些能严格论证的部份展开来,说清楚,就是很漂亮的一个故事。然后再跟实验部份结合起来,应该是一篇不错的文章。
孙悟空说:跟实验结合?那我就不是第一作者了。
如来说:心胸太窄,是做不出好东西的。你这点结果,就目前的发掘程度来说,第一作者发个小文章,不如合在一起写意义大。此外,你的文章怎么没致谢呢?
孙悟空说:谢谁?
如来说:资金支持啊?

孙悟空说:我哪有什么资金支持。
如来说:你呆的办公室,用的电脑,住的寝室,领的工资,哪个不花科研经费?没有资金支持,你们几个光着膀子做“西天取经”呢?
孙悟空说:说到“西天取经”,你对唐僧可真好。我老板就没照顾过我。
如来微笑地看着茶杯上的图案说:那你怎么会被安排来做这个项目的?

转载请注明:自由的风 » 西游记其实是这样的(42-47)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