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

《姨妈的后现代生活》:长恨此身非我有

看电影 3122浏览 0评论

姨妈的后现代生活

叶如棠偏要做这生活长剧的悲情女主角,起伏跌宕离结尾还早呢。她理想主义的一盆火继续熊熊燃烧,直至成为灰烬。 ——这几句是小说《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中的,虽然电影对小说改动甚大,但它仍可以用来做小说和电影共同的内容概括。这几句话,道出了《姨妈》故事的精髓,基调,就是“悲情”。简言之,就是一个不甘平庸的中年女人理想的幻灭。又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必然的覆灭。这个题材屡见不鲜,也屡试不爽。 看完的感觉,一是联想到编剧李樯的另一部作品《孔雀》,再就是许鞍华早年的作品《女人四十》。前者是说理想的破灭,后者是讲市井女人的惨淡人生。有人说《姨妈》是许鞍华《女人四十》后的回归,指的大抵是相近的主题。《女人四十》那种纯港式的幽默笑中带泪,似一只无形大手牵引观众的情绪,早在十多年前,我们已经不能怀疑许鞍华处理市井小人物的纯熟手法。《姨妈》里,场景由香港换到了上海,主角也由围着一家人的营生辛劳奔波的萧芳芳换成了独居的“一生清高”的姨妈斯琴高娃。姨妈在心底当然是不认同“市井妇女”这样卑下的称呼的,在她眼中,势利、碎嘴的全楼上下的邻居们全是“瘪三”,扶不起的刘阿斗,但她常常抱着一颗热腾腾的普渡众生的善心,看不得周围的人遭罪,无形也无意地抬高着自己的身份,维持着属于小知识分子的那点尊严和骄傲。

电影的结尾和书是差不多的,不折不扣的悲剧,姨妈终于还是要放弃她一心向往的精致的,充满小资情调的上海“都市”生活(这些在小说里描写得更多),回到鞍山和大老粗前夫一起生活。理想与现实激烈碰撞时,胜负立见分晓。在芸芸众生里,姨妈是大多数,是一类典型,最终被无情现实一棍子打死,湮没在馒头咸菜的包围圈中。

看片过程中,笑声最多的时候是发哥扮演的拆白党潘知常出现的几段。这个人物很有意思,小说中有,但电影中的潘知常,更多是来自李樯的再创造,当然,这也是因为演员——他是发哥嘛。看片前担心发哥的香港气质会“水土不服”,看的过程中却觉得这种气质和他的角色相得益彰。他生硬的国语在背诵那些诸如“长恨此身非我有”的煽情诗句时,配合发哥丰富的肢体语言,有了十足的搞笑力道,使人乐不可支,也使这个人物显得十分可爱。虽然他是个骗子,但却丝毫无损观众对这个角色的喜爱。——当然,他是发哥嘛。发哥的娘娘腔在这里功不可没,那种温柔中带着点蛊惑,深情中带着点天真的架势,把个姨妈哄得一楞一楞,完全不理会“半为苍生半美人”根本是剽窃。这个一把年纪却可爱逼人的角色,除了周润发,还有谁能演?还有谁??说句心理话,个人觉得这个角色比黄金里的大王有趣得多,也更符合发哥本人的气质。 啊,似乎说到发哥,就扯得有点远了,除了发哥这个戏分不算很多却十分抢眼的配角,其他几位配角的表现都各有妙处。卢燕的水太太是全片里为“上海”这个背景立下汗马功劳的大功臣,眉眼里都是戏,一颦一笑尽显老辣,演活了一个上海市井“八婆”。她和斯琴高娃关于“表弟”的那场对手戏,短短几秒,却如同高手过招,火光四溅。史可是个惊喜,依角色塑造的难度来看,她是演得最好的一个。至于如何的好,还是亲眼为证。不过首映上几乎没人问史可问题,焦点自然是赵薇。只有几场戏,海报上就赫然打进主演阵容,制作方苦心可以理解。赵薇姐姐的角色不可谓不突破,表演不可谓不努力,但出来的效果明显不靠谱,想来还是个人气质大相径庭。让赵薇姐姐演个东北土妞儿,想必是许导存心栽培。在评价赵薇的表演时,许鞍华说的是“有了很大进步”。哈哈。

前面说到了李樯的《孔雀》,从《孔雀》到《姨妈》,都渗透着李樯的个人风格。看的时候猛地想起《长恨歌》,虽然两者整体风格相去甚远,但确是有一些共通之处的。《姨妈》的结尾,鞍山那几段戏,有些多余,有点急转直下的刻意,也因此使影片结尾部分显得过于悲怆。倒是不如《孔雀》的克制。至于《姨妈》中出现的两次超现实的巨大月亮,不免让人想到《孔雀》的开屏,关乎人生理想等大命题。 对于女性题材的电影,向来是偏爱的,许鞍华这三字的诱惑也不小。几年前的《玉观音》曾使影迷痛心疾首,到了《姨妈》,不能就说许鞍华回来了,但至少,状态是找回一些了。起码《姨妈》是个让人看得有感觉的电影,哪怕就像潘知常一样可以暖手脚,不能暖心窝,可有一些思考,还是好的。

转载请注明:自由的风 » 《姨妈的后现代生活》:长恨此身非我有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