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卑微的理想,也比没有好。

西游记其实是这样的(25-28)

经典珍藏 3185浏览 0评论

二十五、买机器
“西天取经项目”进展的还算顺利,仪器状态也还行。于是,数据积累了不少,数据分析就逐渐成了日常工作的一部份。
唐僧就问孙悟空:你说咱们是不是再买台电脑专门分析数据?
孙悟空说:对,这应该买。
于是他们俩合计了一个配置单,唐僧说:你就今天去跟李世民下单子吧,他们估计明天就能送到。
孙悟空说:别总让我干这个啊,师弟拿来干嘛的?沙僧,你打电话去买吧,这是Big Tang公司的电话。记住,李世民是大奸商,一定要好好砍价。

沙僧打通了李世民的手机,非常客气地说:“喂,您好,是李先生吗?我是普陀所唐僧老师组里的,我们想买一台机器。”然后把配置给说了一遍。
李世民去查了查,然后跟沙僧说:“这个配置下来是7255元。”


沙僧说:请问能少一些吗?
李世民很为难的说:哎呀,都这么便宜了,哪还能少呢,我们也要吃饭啊。
沙僧说:您多少给降一点吧。
李世民在电话那头唉声叹气,然后以一种极其痛苦的声音说:都是熟客了,那我把零头去了,你给7250吧。
沙僧捂着电话对孙悟空说:他说要7250。
孙悟空说:这个配置也就五千出头,不超五千五都可以接受。
沙僧对着电话说:我们不超过五千五都可以接受。。。。。。
孙悟空一听,拽了沙僧一把,低着嗓子说:哪有你这样自报底价的?
沙僧很委屈,李世民在电话那头则显得更委屈,哭天抹泪的说得个六月飞雪,最后才叹了口气,说:好吧,我这次真是赔着本卖了,五千五就五千五吧。
沙僧对孙悟空说:他说五千五肯卖了。
孙悟空说:你让他就这个价,换块大硬盘。
沙僧照着说了,李世民喊着说:苍天啊,给你这个价,我已经是一个月都白干了,这个硬盘是真的不能再换大的了啊。要不,我给你硬盘分区的时候多分一个区吧。。。。。。
沙僧对孙悟空一说,气得孙悟空一把夺过电话:老李,没你这么玩的哈。
李世民一听孙悟空的声音,很热情地说:哎呀,孙老师,上次请您吃饭你没赏脸,你这样不够朋友啊。。。。。。
孙悟空说:你少来,这个机器五千二,你卖不卖?
李世民说:刚才不是说五千五吗?五千二太少了,实在没办法。。。。。。
孙悟空说:五千二不行是吧,那算了。一把就把电话给挂了。

沙僧说:师兄,咱不买了?
孙悟空说:买啊,但不一定他那买。BBS上常年蹲着N多柜台呢,你上那发个贴,一堆给你站内信的。
沙僧跑去发贴,没五分钟就收了十几个报价。沙僧对孙悟空说:师兄,你看,这些配件的报价很不统一啊。
孙悟空说:你别看单件报价,他们都是故意把一个配件报便宜,然后把差额都平均到别的配件上。你砍砍价,挑个总价最便宜的就行。
沙僧狂砍了一通价,最后一个叫“乌鸡公司”的柜台说:如果当天给支票的话,五千肯卖。
沙僧说:好的,我现在就去申请支票,明天机器送来装好,支票当场就可以给你。

不一会电话铃响了。孙悟空呵呵一笑说:李世民打来的。
沙僧一接,果然是。李世民以一种悲痛的声音说:那个机器,五千二就五千二吧。。。。。。
沙僧说:我们已经买了。
李世民一听,磕磕巴巴半天没说出话来:你这个太、太那个、我、我刚、那个。。。。。。你多少钱买的?哪买的?
沙僧说:五千啊,哪买的你就别管了。。。。。。
沙僧挂了电话,对孙悟空说:师兄,你怎么知道是李世民打的?
孙悟空说:这又不是第一次了,他也没记性,隔个半年一年就得这么搞一次。下回他就老实多了。
二十六

早上十点多,“乌鸡公司”的老板就亲自把东西送来了。验货、装机、检测,没一会就弄好了。沙僧递过支票;那老板递过发票,并在沙僧写的清单上盖了章。
孙悟空也递过一个单子,说:这个单子也麻烦你给盖个章吧。
那老板瞄了一眼,没说什么,也盖了一个章。
孙悟空把那张单子跟一张发票递给沙僧,说:你把这一起给小白龙吧。
那老板擦了擦汗,问孙悟空:你们所里有个叫狮猁王吧。
孙悟空说:是文殊老师组里的。
那老板说:他办公室在哪?
孙悟空说:他们组的办公室挺难找的,我带你去吧。
一路上,那个老板告诉他。他们“乌鸡公司”是个小公司,就几个人。几个月前,狮猁王从他那买了一批机器,十万左右的价,把发票要去了,却一直没给钱。现在年底下,非常需要现金,少这么十几万,就有点周转不过来了。孙悟空买的那台机器,他之所以五千肯卖,也是为了回笼资金。

不一会到了,那老板找着狮猁王说:你看,这个钱就今天给了吧。
狮猁王说:最近比较忙,过一阵吧。
那老板拉着狮猁王说:你都说了好几次,我发票都给你了。我本想着你们国家单位,信誉好,所以才这么信得过你的。你想哪有先给发票的道理。
孙悟空听着,也说:是啊,人家发票都给你了,估计你钱早就报下来了。
狮猁王瞅着孙悟空说:关你什么事?你们组经费充足,我们哪比的上。
孙悟空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口气,拍着桌子就跟狮猁王嚷起来了。
一会文殊老师到了,对孙悟空说:你怎么跑我这里来嚷嚷了?
孙悟空讲了讲经过,说:狮猁王这小子这么弄太不厚道了,把整个所的名声都搞臭了。
文殊说:是我让他先别给钱的。
文殊扭头对那个老板说:你来得正好,我问你,什么叫做“盒装cpu(无盒、带风扇)”,这不就是散装的吗?
那个老板说:那个。。。盒装散装用起来不一个样吗?
文殊说:价格差个四分之一呢,我这一批服务器,光CPU就差了好几千。狮猁王,你把发票拿来还给他,让他重算金额,重新开张发票。
那老板说:这个。。。。。。您看哈,您反正花的也是公家的钱,让我们多赚点呗,我们小本生意也不容易。
文殊说:公家的钱不是这么花的,我们申请一笔经费,费死劲了。一分钱都恨不得掰两瓣花,你重开张发票吧。
那老板说:要不这样吧,盒装跟散装也就是个质保期不一样,您这些CPU,我们柜台给保五年,怎么样。
文殊说:不行,我信不过你。每次从你那买东西,你都不老实。上回从你那买个内胆包,二十块钱的东西都要我七十;买你的网线,你说送水晶头,结果那些水晶头一掐,尾巴就断了。。。。。。
文殊数落了半天,那老板只好拿着发票走了。
孙悟空尴尬地对文殊笑笑,说: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啊。。。。。。

孙悟空回到办公室,沙僧说:找你半天了,小白龙让你去趟他的办公室。
到了小白龙那儿,小白龙递过一张单子,说:你这都什么啊?
孙悟空一看,是刚才自己让“乌鸡公司”老板盖章的那张清单,就说:上次外出办事我不是打的了吗,但是的票丢了,就想顺便找张发票,列个单子就给报了。
小白龙说:这样不行,你还是去问问别人有没有多余的的票,是今年的就行。还有,那怕你就真要这么弄,发票跟清单的单位也要一样吧。最可气的是看你单子上写什么东西:
灯泡   一个 6元
大功率灯泡 一个 20元
特大功率灯泡 一个 100元
总计    126元
孙悟空挠挠头说:这单子反正也没人看,就随便写写呗。
小白龙说:开玩笑,这都是拿来存档的。以后钱的事情别这么乱来。

二十七

下午四点,猪八戒饿了,跑到公共休息室的冰箱里拿吃的。他每天中午都会买一个馒头,放冰箱里当点心。
冰箱里头塞满了蔬菜鸡蛋豆腐和肉类,因为自从上次食堂涨价后,大家就开始养成自己做饭的习惯了。
猪八戒叹了一口气,捋起袖子,把手伸到一堆原材料里头掏他的馒头。摸了半天才摸着那冷冰冰硬邦邦的面疙瘩,往外一抽手,放在最外头的几根胡萝卜就骨碌碌地掉了出来。猪八戒手忙脚乱地一阵乱接,才没让那些萝卜掉地上。
他只好一口咬住装馒头的塑料袋,两只手拿着胡萝卜,准备往冰箱里头塞。低头一看,发现里头有一个纸盒。
他四周看了看,没人。于是,就把胡萝卜跟馒头放在了旁边的桌上,把那个纸盒拿了出来。打开一看,是黄澄澄圆溜溜的一个黄金大饼,切成六瓣。
馋的他咽了口唾沫。犹豫了下,但还是拿起一瓣塞嘴里。虽然是凉了,味道还不错,而且还是蛋黄馅的。
两口吃完,他把剩下的五瓣摆了摆,大略地也摆出了一个圆的形状,才盖上纸盒,塞回冰箱里,再把胡萝卜也塞进去。心满意足地拿起自己的馒头,准备回实验室。一转身,看见一个小孩站在门口,把他吓得馒头都差点掉了。
那小孩傻傻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猪八戒想:这哪个老师的孩子,没见过啊。就问:你过来拿吃的?
那小孩才缓过神来说:师兄好。
猪八戒傻了:啊?。。。。。。
那小孩说:我叫红孩儿,是少年班的,过来做毕设。
猪八戒说:哦,这样,我叫猪八戒。
红孩儿说:猪师兄好,你的姓跟你的长相很配啊。。。。。。

猪八戒带着红孩儿回到实验室,介绍唐僧说:这是唐僧,这里的博士后。
红孩儿一鞠躬:唐师兄老师好。
唐僧说:哪有这样叫的。
猪八戒说:你还是直接叫老师吧,省的以后改口。
猪八戒又指着孙悟空和沙僧说:这是这屋的另两个师兄。
红孩儿对孙悟空一点头:猴师兄好。
又对沙僧一点头:黑师兄好。
孙悟空说:我不姓猴,我叫孙悟空,他叫沙僧。
红孩儿又点头说:猴孙师兄好,黑沙师兄好。
孙悟空说:这小孩怎么这么贫啊。。。。。。

红孩儿又说了自己是少年班的,来这里做毕设。
猪八戒问:你今年多大了?
红孩儿说:今年过完生日就十七了。。。。。。
猪八戒说:好小啊。。。。。。
孙悟空说:好嫩啊。。。。。。
唐僧说:好幼齿啊。。。。。。
孙悟空、猪八戒和沙僧听了一楞,都回头看他。
唐僧红着脸说:阿弥陀佛,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红孩儿叹了口气说:嫩啥啊,老了。。。。。。

红孩儿是观音的“直系”学生。观音的组是一个大组,除了他自己是组长外,还有另几个研究员。真正她名下招的学生不多,只有木吒、黑熊、孙悟空、猪八戒、沙僧几个。由于“马太效应”,学生们都爱去跟知名的老板,所以有不少年轻的研究员们生源很难保证。于是普陀所限定了每个研究员招生的数量,以使学生的分布能够均匀。观音由于上轮招生,一口气招了孙悟空他们三个,这轮本来不太好再招生的。但是看红孩儿挺有潜质的,这才专门招了,让他跟木吒和黑熊学习。

二十八

红孩儿还是小孩脾气,在实验室里坐不住,没事就到各屋串门。今天就又跑唐僧他们屋玩,跟孙悟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
红孩儿说:师兄,做实验好无聊啊,天天就那么傻愣愣地看仪器。
孙悟空说:嗯
红孩儿又说:理论很有意思吧,我以后跟你做理论吧,牛掰的物理学家大多都是做理论。
孙悟空一边画分子图,一边说:像我这样做计算的,很难发第一作者的文章的。
红孩儿说:哦,那我就实验理论都做吧。。。。。。
孙悟空笑了笑,没说话。新生不少都是这么有“雄心壮志”的。
孙悟空想了想,问他:全国姓红的不多吧。
红孩儿说:我爸妈都不姓红,我爸叫牛魔王,我妈叫铁扇公主。。。。。。
孙悟空听了,笑着说:你是老牛的儿子啊,都这么大了。对了,现在想想,老牛的确说过他儿子是少年班的。
红孩儿说:你认识我爸?
孙悟空说:何止认识,你爸跟我把兄弟,当年我们俩一起在花果山学院的时候,可牛掰了。。。。。。
红孩儿说:呵呵,一群民科,有啥好牛掰的。成天就喝酒吹牛。
孙悟空笑笑说:不能这么说。。。。。。对了,这么来你不能叫我师兄了。。。。。。
红孩儿接着茬就说:那好啊,我叫你师姐吧。
孙悟空说:哪这么多废话,你得叫我叔。
红孩儿说:那我叫你师兄大叔,还是大叔师兄?
孙悟空说:就只叫叔。
红孩儿说:只叫什么?
孙悟空说:叔。。。。。。
红孩儿说:哎,真乖。
孙悟空摇摇头说:唉,家庭教育失败啊。。。。。。自己扭头干活,不理他了。

只过了两天,大家都受不了红孩儿的调皮劲了。
他一会拿夹子夹猪八戒的耳朵,一会往沙僧的脸上抹白灰,还在唐僧看电影的时候学观音的脚步声,甚至吧木吒实验室里的游标卡尺拿来撬冰箱里的冰。
但是观音一出现,他就变得非常的老实。
最恐怖的是,他老远就能分辨出不同人的脚步声。
所以,很多人跟观音说红孩儿怎么调皮捣蛋,观音都将信将疑。
唐僧虽然被他气的要死,但也说:这孩子的确很敏锐啊。
不过等到观音最器重的木吒也这么说的时候,观音就信了。

观音对红孩儿说:我之前说过,你这里做毕设的时间里,我会给你发劳务费,但是这个劳务费到底发不发,发多少,要看你的表现。我比较忙,也管不过来,这个我就交给木吒他们定。
当时孙悟空恰巧在场,等红孩儿走了后,就问观音:这管用吗?
观音说:你知道什么叫“金紧禁”吗?
孙悟空说:我只知道什么叫“当当当”。
观音说:什么是“当当当”?
孙悟空眼含热泪,唱到:Only you......[1]
观音拍着他的肩膀说:唉,真是难为你了。不过“金紧禁”跟那个没关系,是劳务费、年终奖和奖学金:调动学生积极性的三大法宝。
孙悟空说:红孩儿不还是本科生吗?他们家又不缺那点钱。
观音说:是否渴望经济独立的,跟家里有没有钱没关系。

转载请注明:自由的风 » 西游记其实是这样的(25-28)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