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人为善,福虽未致祸已远兮 与人为恶,祸虽未致福已远兮

西游记其实是这样的(22-24)

经典珍藏 5591浏览 0评论

二十二、豪门恩怨

这天,唐僧他们四个正在干活。观音走了进来,问猪八戒:最近你忙吗?
猪八戒说:还行。
观音说:过几天,会有太上老君的学生过来学STM,你带带吧。

观音走后,孙悟空问猪八戒:天庭所的干嘛大老远的跑普陀所来学STM?你以前在天庭所呆的组不就是做STM的吗?
猪八戒微笑着,压低嗓门说:豪门恩怨啊。
唐僧一听有八卦,立马把实验室的门关了,从孙悟空的抽屉里拿出一包瓜子,边磕瓜子边听猪八戒说故事。

很久很久的以前。。。。。。的以前。。。。。。的以前。。。。。。
有一个很八卦的故事。。。。。。的故事。。。。。。的故事。。。。。。


那时是天庭所建所初期,太上老君还是一个叫做李耳的年轻人,刚从天庭所博士毕业。
当时的天庭所所长深谋远虑,专门筹措了一笔资金,送一些年轻的科研人员到海外深造,以加快天庭所的建设。
李耳跟一个叫“上清”师兄就到了海外某所,做了访问学者。
初出国门,麻烦的事情很多,但是最让李耳头疼的还是自己的名字。
护照上,名字写的很清楚“Er Li”。但是老外一看,头就大了,不知道这个Er该怎么发音。
不像人家上清的名字,人家一叫“Qing”,清楚响亮。
开始,李耳还是很耐心的跟人家的解释,还教人家发音的时候,先发“垩”的音再卷舌。
但是老外也是笨人多,教完就忘,忘了就乱叫。有直接叫他“垩”的,有叫“爱”的,有叫“哎”的。。。。。。
更麻烦的还在后头,因为名字对老外来说太奇怪,写他名字还容易写错。有时候把r写成了n,别人就叫他“嗯”。
搞的他呆了一个月后都神经兮兮的了,别人随便喊一声,他都感觉是在叫他。
最后,让他受不了的,是发工资的时候,payroll office的人把他的名字写错了。他拿着支票去银行,人家死活不肯把钱给他。
李耳想,那我暂时取一个英文名字吧,于是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Lautin”。姓其实可以不用改,但是他想别人会不会把“Li”看成了元素锂的符号呢?他一咬牙干脆给自己取了个本土的英文姓“Tyson”。
取这个名字只是想方便跟老外交流,也没准备正式用,所以给老外写邮件的时候都署名“Your's, Lautin Tyson (Er Li)”。

时间如梭,转眼间就到了快回国的时候了。李耳跟上清很聪明也很努力,两人合力写了一篇很好的paper。准备投的时候,两人就开始有点矛盾了。这篇文章是合作的,注释写着“equal contribution”,也就是同等贡献。但是只要写名字,就有个先后的问题。
上清年龄大,于是提议按年龄先后署名。
李耳不干,说:惯例是按照名字的字母顺序。
上清又提议:那按姓氏的笔画,由少到多吧。
李耳又不干:为什么不按名的笔画由少到多呢?
。。。。。。
两人争了三天三夜,还是没有结果。
上清困乏地揉揉眼睛,叹了口气:要不按姓氏的字母顺序?
李耳刚想反驳,一想:不论名还是姓,都是自己的字母靠前。
于是他强压住自己内心的喜悦,叹口气说:那就这样吧。

这篇paper的确是好paper,一投就接收了,还做了封面。好几个杂志都给写了highlight。但是李耳一看文章,脸就黑下来了。他们名字的确是按照姓氏的先后排的,但是自己的名字不是“E. Li”,而是“L. Tyson”,排在了“Q. Shang”的后头。

回国后,他就跟上清决裂了。但是他们合作的paper影响越来越大,一年之内引用次数就上千了。各种学术会议都邀请他们做报告,各大主流媒体也大篇幅报道他们的工作。
但是李耳却是很不爽。因为每次去做报告,注册的时候,人家问:姓名?
他说:李耳。
人家就愣半天,邀请人中没有叫“李耳”的啊。
他只好说:就是Lautin Tyson。
别人就会很惊慌失措:哦,原来是太上老君老师啊。
因为主流媒体报道的时候,按照中国习惯把姓放前名放后,也就是Tyson Lautin,音译过来就成了“太上老君”。
再后来,太上老君换方向做了掺杂,上清换方向做了STM,而且都评上了院士,但是两人还是从不交往。
所以,太上老君做的样品,要做测表面性质的时候,都是送到普陀所观音的组里。。。。。。

听完故事,沙僧说:上清心计太多。。。。。。
孙悟空拍了拍沙僧的肩膀说:神仙打架,咱们这些小鱼小虾就别掺合了。。。。。。
 
二十三、金角银角

话说观音特别注重规范化。比如,她专门安排了几个屋子作为培训新生的场所。所有新生,不论是来实习的本科生、刚入所的研究生还是像猪八戒这样外所考来的博士生,都要由高年级学生带着在这些屋子里培训三个月,考核通过,才让碰实验的机器。观音说让猪八戒“带带”太上老君的学生,就是让带着进行这样的培训。
不过不巧,在太上老君的学生来的那天,唐僧他们的机器出了问题,猪八戒走不开,只能委托一个叫功曹的学生先接待一下。猪八戒说:你先教他们做针尖吧,我们的机器估计一时半会弄不好。

果然问题不小,猪八戒一口气忙到了后半夜两点,连午饭和晚饭都是孙悟空给带的。唐僧旁边帮不上什么忙,但也不好意思看电影,也忙上忙下地瞎折腾,一会给猪八戒扇风,一会给沙僧擦汗。其实沙僧也没干活,因为观音是让他“上完课没事就到实验室看看”,于是他就瞪着眼睛在旁边看,眨不眨一下。平常这样瞪着看一两个小时,倒也无所谓。虽说眼睛会有点酸,但是滴点眼药水就好了。而且眼药水有的是,孙悟空上回眼睛迷了,医务室给开了一大盒,到现在都还剩半盒呢。不过这次太辛苦了,猪八戒一口气干了十几个小时,沙僧瞪的两眼通红通红的,脑门上直冒虚汗。

猪八戒干了一整天活,心情非常烦躁。唐僧这么一跳来跳去,他就根本没法集中注意力。他对唐僧说: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弄就行了。
唐僧挺不好意思地说:那就辛苦你了。然后拿着紫金钵,带上组里开会时候用的笔记本电脑,跑回去看电影。
沙僧虚弱地说:我呢。。。。。。
猪八戒才发现他也在实验室,一回头看见他两只眼睛像小西红柿似的,吓的一哆嗦,说:你在这站多久了,赶紧,赶紧回去。
沙僧这才眨一下眼,发现眼睛干的合不上,于是用手指扒拉一下眼皮,才合上。然后摸索着去找眼药水。。。。。。

凌晨两点,机器还没弄好。猪八戒累的眼冒金星,收拾收拾工具,决定回去先睡一觉。他是一个仔细的人,虽然非常疲惫,也还是按习惯,楼里走走,看看各个实验室的门是不是锁上了。结果发现新生培训的屋子亮着灯,他推门一看。看见一个戴眼镜的挺秀气的小男生,在那做针尖。
那个小男生听见开门声,回头看见猪八戒,就叫了声:师兄。
猪八戒说:你是太上老君的学生吧,本来我带你培训来着,不过这两天有点事情。对了,你还不走?
那个小男生说:谢谢师兄,我一会再走。师兄再见。师兄晚安。。。。。。

猪八戒回寝室睡了四个钟头,天刚朦朦亮就起来了。没办法,心里惦记着事情就睡不安稳。
他走到实验室,发现新生培训的屋子灯还亮着。
他一推门,看见那个小男生还在那做针尖,他说:你还在啊。
那个小男生回头说:师兄早上好。
猪八戒点点头,就去干活了。

中午,猪八戒终于把机器弄好了。去吃饭的时候,又看见那个小男生在做针尖。
吃完饭回实验室,看看机器运行情况。到了下午三点,确定是没问题了,就回寝室补觉去了。路过新生培训室,看见那个小男生还在做针尖。
晚上十点,猪八戒醒了,跑到实验室看看,发现那个小男生仍旧在做针尖。
猪八戒心里一冷,想:我不是累出精神分裂了吧,都看见幻象了。
他连忙跑去找功曹,说:太上老君那学生怎么回事,我看他24小时都在。
功曹说:你说哪个啊?
猪八戒说:来了几个?我就见着一个,带眼镜的。
功曹说:来了俩,是双胞胎,都带眼镜。一个镜框是金色的,叫金角;一个是银色的,叫银角。
猪八戒这才放下心来,笑着说:我还以为我精神分裂了呢。
功曹说:就你长的这样,一看就是力量型英雄,专门扛揍,做体力活的;智商还没到能精神分裂的地步。
猪八戒:我虽然笨点,也没必要这么损我吧。
功曹说:笨点没关系。我喜欢。我玩暗黑就喜欢用野蛮人,看金庸小说就最喜欢郭靖。让我特别有智商上的优越感。。。。。。

二十四、熬夜

第二天,猪八戒带着沙僧和孙悟空去新生培训室。沙僧之前还没接受过培训,猪八戒就想干脆这次带着一块学吧。而孙悟空呢,是想完成自己的一个愿望。他本科做实验室的时候接触过STM,但是由于那时候用的机器比较破,从来没扫出原子像,这次想跟着玩玩,亲手扫出一幅原子分辨的图来。
一推门,沙僧看见两个一模一样的小男生在那做针尖,然后很惊恐地对猪八戒说:二师兄,我眼睛完了,看人都看成两个了。
猪八戒说:是两个人,双胞胎,长的比较像。
沙僧使劲揉揉自己红肿的眼睛,看看猪八戒,只有一个;再看看那小男生,果然两个。
他又回头,看看孙悟空,就哭了:我看大师兄也是两个。
猪八戒也回头看看,说:他旁边的那是镜子。

猪八戒对金角银角说:你们年轻人很有精力啊,没事就熬通宵。
金角银角非常激动地说:熬夜是我们组的优良传统。像前一阵子做那个“玄铁”项目,我们组24小时三班倒,人停炉子不停,两个月不到就做完了人家大半年的工作。才能在“玄铁”领域抢下这么多的山头。科研要的就是拼搏精神,要的就是吃苦耐劳。。。。。。
沙僧一听,也非常激动:我们组也是。上个周六早上,我在实验室做作业。功曹师兄推门进来就对我说“陪我聊天,我熬夜熬的两周没见过人了”。二师兄,我今晚也要熬通宵。
孙悟空摇摇头,说:科研是脑力劳动,你以为是挖土方啊,多熬一个晚上就能多挖点。
猪八戒则耐心的说:功曹那是做液氦实验,所以要熬夜。熬夜有什么好的,不是迫不得已,谁想熬夜啊。你看功曹,好好的一个小伙儿,常年熬夜,现在说话举止都相当BT了。你们这些新生都是小时候主旋律看太多了,总以为科研人员是穿中山装、披白大褂、通宵达旦地坐在显微镜前造原子弹、拿馒头沾着墨水吃、每月领二十块钱还舍不得花、省到死的时候又通通交还给国家的人。
孙悟空说:表激动,表激动。。。。。。
猪八戒说:想着就来气。在天庭所的时候,有记者来采访,看见我那拧螺丝,就说这样“不科研”,一定要我穿白大褂,拿根试管那里摇,才肯拍。还有我准岳父,动不动就问我“你是不是以后得去大西北啊”、“你吃咸菜馒头都这么胖啊”,看见我穿着七分裤就又说“这样也是学物理的?”。。。。。。
沙僧说:拼搏精神总得要吧,你看金池师兄,就是每天凌晨才睡,一大早就起来工作,节假日从来不出去玩。。。。。。
八戒问:金池是哪个?
孙悟空说:就是你来之前,我不小心把他数据给删了的那个。
孙悟空又对沙僧说:你觉得像他那么“拼搏”值得光荣啊。那个金池,天天这么累死累活,27看起来像72似的,坐公交都有人给让座,结果投个小破杂志都给拒了。再看人家木咤,每天工作八小时,节假日跑去到处旅游,还能出好几篇PRL和APL。说到底科研是脑力劳动,得动脑子。像金池那样瞎搞,东西没搞出来,把自己都给搞死了。。。。。。

猪八戒跟孙悟空狂训了一通小弟们后,觉得神清气爽,就开始正题了。
猪八戒问金角银角:你们针尖做了多少了?
他们俩递过一份很工整的记录,很得意地说:我们经过昼夜奋战,做了一系列在不同成份配比电解液和不同液面下长度情况下得到的针尖。
猪八戒摇摇头:手册上不是有最佳成份配比和最佳入液长度吗?
他们俩说:是啊,但是我们要严格求证!!
猪八戒说:现在是培训,你们要是对针尖感兴趣,就以后做吧。现在没有合适的针尖,怎么进行下一部培训呢?还有你们也忒有意思了,做不同成份配比,居然还有用清水做电解液的。用清水做出针尖了吗?
他们俩指着台子上的做针尖的简易装置说:还在那呢,我们俩盯了8个小时了,好像还没什么变化。

猪八戒很无语。然后让金角银角带着沙僧重新做针尖,自己跟着孙悟空回实验室去了。

转载请注明:自由的风 » 西游记其实是这样的(22-24)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